「再見 蔣總統!–反共.民主.台灣路!」展覽 記錄

◎台灣史學者–李筱峰

 那個時代,是所謂「動員戡亂」與軍事戒嚴的時代。那個時代也是一黨專政與個人獨裁的時代。

 那個時代,人民只負責繳稅、當兵,盡義務,不能選舉國會議員,所謂「萬年國會」是由一群在中國大陸選出的老代表

來決定台灣人民的權利、義務和前途。

 那個時代,實施長達38年的軍事戒嚴,一切基本人權,如集會、結社、言論、出版、講學的各項自由,都受到嚴格限

制,因此有黨禁、報禁、出國旅行禁…。連心情鬱卒時唱唱〈苦酒滿杯〉、〈補破網〉等歌曲也遭禁。

 那個時代,冠上「動員戡亂時期」的嚴峻惡法紛紛出籠,成為整肅異己的工具。其中最恐怖的,例如「動員戡亂時期檢

肅匪諜條例」,「匪諜」、「通匪」、「知匪不報」的大帽子像血滴子亂飛。以今天常跑去北京「通匪」的情況來說,在

那個時代即使九條命都不夠被槍斃。至於根據「動員戡亂時期郵電檢查條例」,情治人員可以明目張膽竊聽人民的電話、

檢查人民的信件。

 那個時代,如蜘蛛網般的特務系統,發揮了「白色恐怖」的作用,成為典型的「特務政治」。許多人因為政治見解不同

,或者只因為說了一句當局不中聽的話,或寫一篇批評時政的文章,便被羅織入罪,惹來殺身之禍。甚至因為擁有家產而

成為特務人員敲詐勒索的對象,以致家破人亡。

 那個時代,還有「懲治叛亂條例」,根據這個條例,連罷工、罷課都有可能構成「叛亂」而被處決。

 那個時代,有上萬件的政治案件,其中有上千人遭處決,有上萬人被處徒刑。

 那個時代,國庫通黨庫,國產變黨產。

 那個時代,黨、政、軍、警、特,五位一體,渾身是「黨」。

 那個時代,「蔣總統」一人點頭、批示,決定人民生死。

 那個時代,國家歸一黨,天下奉一人。

 那個時代,人民必須被要求高喊「蔣總統萬歲」。

 那個時代,連高普考也論省籍,直到七○年代,高普考仍採「分區定額錄取」方式,以致大陸人與台灣人的錄取比率曾

經產生186:1的強烈對比。

 那個時代,台灣的本地語言文化,備受壓制、摧殘與歧視,學校裡不許台灣子弟講母語,講母語要受罰受辱;電視台每

天只准播兩首台語歌。

 那個時代,泰雅語聖經、台語聖經遭國民黨情治人員公然沒收。

 那個時代,台灣子弟沒有台灣歷史可讀。

 那個時代,實施長期的族群隔離政策,許多「外省人」被隔離在眷村裡,影響他們落地生根。

 這樣的時代,只有缺乏民主人格的人才會覺得過著「幸福美好」的日子。

 心理學告訴我們,人的惰性與奴性,會讓人不敢迎接新時代,而老是懷念「美好的過去」(good old time)。記得大清帝

國結束之後的民國初期,局勢動盪不安,以致連史家陳寅恪都寫起懷念滿清的詩──「依稀廿載憶光宣,猶是開元天寶年」

 那個時代,政治標語形形色色

 國民黨來台後的政治標語,根據句型及時序演變,可分成以下類型來看:

 一「消滅共匪 驅逐俄寇」、「反攻大陸 解救同胞」:退守台灣的「中華民國」,以「反共」為職志。因中共受蘇俄

扶植,故將中共打為蘇俄之鷹犬。「反共」與「抗俄」成為五○、六○年代政治標語的基調。此類標語還包括「殺朱拔毛

」、「消滅朱毛漢奸」、「打倒蘇俄帝國主義 消滅朱毛匪幫」。

 二「雪恥復國」、「還我河山」、「光復國土」:這種觀念仍是古代私天下、家天下的觀念,認為政權必須操之在我(

個人或我黨),才算保住國家,否則就是亡國。

 三「毋忘在莒」:以兩千三百多年前田單在莒縣和即墨兩城糾合軍民恢復齊國的故事,來鼓勵台灣人民要替蔣政權「復

國」。

 四「蔣總統萬歲」、「效忠領袖」、「服從領袖」:為了完成「反共抗俄」、「雪恥復國」的歷史使命,必須效忠領袖

蔣介石。蔣介石病逝(一九七五)後,改以「永懷領袖」、「恪遵領袖遺訓」之類標語。

「效忠蔣總統」的漫畫

 五「主義、領袖、國家、責任、榮譽」:這是軍中常見標語,也見於學校。「領袖」被列在「國家」之前。

 六「保密防諜」、「檢舉匪諜、人人有責」:為了防止共諜滲透破壞,蔣政權極度重視保密防諜,這類標語在此時充斥

大街小巷。

保密防諜漫畫

 七「復興中華文化」:一九六六年中共掀起「文化大革命」,對於中國傳統文化進行大掃蕩。蔣政權乃在台灣大力推動

「中華文化復興運動」來對應。以中華民族主義為號召的蔣政權,仍將中共視為民族的罪人。

 八「反共絕無妥協,奮鬥才能自由」、「愛國必須反共,反共必須團結」:六○年代末,中俄之間發生摩擦,邊界爆發

珍寶島事件(一九六九)。中共的中華民族主義日漸濃厚,因此國民黨的「反共」與「抗俄」的口號開始脫鉤。七○年代

以後的口號只剩下「反共」,沒有「抗俄」。原先將中共扣上「漢奸」的帽子變得尷尬而可笑。

「愛國必須反共,反共必須團結」標語

 九「台獨是共匪的同路人」、「台獨即台毒,共產即共慘」:七○年代之後,台灣獨立運動的大本營逐漸從日本移到美

國,投入者眾,國民黨乃將「台獨」和「共匪」掛勾,污衊為「共匪同路人」。

綠島政治犯監獄高牆上標語:「台獨即台毒,共產即共慘」

 十「三民主義統一中國」:到了八○年代,以美國作為國際靠山的時代已經過去,以軍事反攻大陸的希望則早在一九五

八年的「蔣(介石)杜(勒斯)聯合公報」表明放棄軍事反攻而破滅。但是大中國意識仍是這個政權的本質,遂有「三民

主義統一中國」的標語出現。過去「反攻大陸」的口號已悄然退場。

 十一「莊敬自強、處變不驚」:蔣介石政權始終堅持「漢賊不兩立」,七○年代外交處境與國際地位開始逆退,從被迫

退出聯合國(一九七一)到與美國斷交(一九七九),一連串外交挫敗,遂以此類標語麻醉台灣人民。

 回顧以上十一組政治標語,仿似南柯一夢。史家常說:「歷史是現在和過去的不斷對話」,撫今追昔,國民黨的政治口

號已有極大的改變:過去要「消滅共匪」,今則「聯共制台」;昔日要「雪恥復國」,今則處處迎合中共;過去要台灣人

民「效忠領袖」、「永懷領袖」,今則背棄昔日領袖的「反共」路線,而對當今民選總統極力污衊;當年要台灣人民「莊

敬自強,處變不驚」,今則拿中共武力恐嚇台灣,反對軍購,處處唱衰台灣;當年罵台獨是「共匪同路人」,今則群驅北

京朝覲與中共站在同一陣線反台灣。

 撫今追昔,啊!那個時代…!

國立臺灣民主紀念館的兩側都有小幅的布縵(北市文化局沒有再來拆了!)

展覽處入口標示著「國立臺灣民主紀念館」

展覽的標題

以前的國語教科書上替蔣介石造神的例子之一「魚兒向上游」

另一個神化的教科書內容(我因為年紀小,倒沒有見過這個課文)

以前音樂課本上印的「總統 蔣公紀念歌」,

當時年紀小還不懂,還傻傻的背歌詞,唱得很高興咧!

白色恐怖時代,牢房像狗洞,真是令人無法想像!

以前保密防諜的標語及漫畫,小時候真的經歷過那個時代!

在那個時代,蔣介石視人命如草芥,他是不是個殺人無數的惡魔?

同上,蔣介石親批「判處死刑可也」公文

所謂的「蔣公」銅像真的是無所不在,他真的有那麼偉大嗎?

連喜帖的背面都得印上「消滅朱毛,驅逐俄寇」,不知道是不是當時強迫規定的?真可笑!

到今天才知道,原來名作家柏楊先生是翻譯美國「大力水手」的漫畫被當局認為影射

蔣氏父子,被控「侮辱元首」罪及以30年前參加「民主同盟」為由判處12年徒刑

    漫畫內容:1.大力水手:「你算皇太子吧?」,小孩:「我要幹就幹總統!」

         2.大力水手:「你這小娃…」

         3.大力水手:「口氣可不小。」

白色恐怖時代有名的案例:

施儒珍自囚於家中柴房隔間縫內長達18年,這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悲慘故事

豐碩「成果」的背後,多少家庭家破人亡?

二二八事件中最有名的版畫–黃榮燦「恐怖的檢查」

1956年5月通令在校禁說「方言」(我好像也被罰過的樣子?!)

Orz 恐怖的笑話之一:馬克思家族

  童軒蓀是台灣新聞界的前輩。曾任《時報雜誌》創辦人與香港《新聞天地》主編。1949年他在台北時曾被特務逮

捕,特務到處翻搜找到一本馬克吐溫的《湯姆歷險記》,認定他思想左傾。童軒蓀大惑不解。特務說:「這上面明明印著

馬克吐溫的字樣,馬克吐溫和馬克思不是一家嗎?」童軒蓀被送到內湖新生總隊管訓七個月。

  八○年代美國抒情搖滾歌手Richard Marx最初譯名為「李察.瑪克斯」。當局一見「瑪克斯」如見鬼魅,氣急敗壞,立

刻要求回收所有卡帶,並且幫他改名為「李察.瑪克斯」…Orz  

Orz 恐怖的笑話之二:【補破網】的抓狂版

  【補破網】這首歌作於1948年,由李臨秋作詞、王雲峰譜曲。由於內容非常「社會寫實」,很快打動人心。不久官

方也編出一首「反共抗俄版」的【補破網】,歌詞如下:「賣國家,共產黨,敗壞民主風。黑司徒來做王,逼兄妹入洞房。

大家擁護蔣總統,滅共匪毛澤東,第一好國民黨。…共產黨最不好,放火跟殺人,…大家擁護蔣總統,滅共匪毛澤東,消滅

漢奸最爽快,全中國有希望。」這首怪歌還奉命在50年代的「內台戲」(與野台戲不同,一為室內,一為室外)中普遍播

唱;不過效果可能欠佳,因為【補破網】後來還是詞曲全禁。直到1977年才以「情歌」為由解禁…Orz

(資料來源:再見 蔣總統!反共.民主.台灣路巡迴展特刊)

宋楚瑜批示查禁「賣肉粽」

歌曲何辜?「何日君再來」曾經是禁歌

看完了,走出來透透氣,幫老婆小孩拍一張照片

因為正在整修的關係,整個紀念館都圍起來了,「中正紀念堂」的牌子還掛在上面,

不知道還能掛多久,怕下次來就沒有了,趕快與兒子照一張留念

(前面還有一個小鐵牌,上面是寫「國立臺灣民主紀念館」)

要離開前再到「大中至正」門前拍一張留念!